人物风采
人物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人物风采 >> 正文

满目青山夕照明——唐立民

2019-12-25 

满目青山夕照明

——记大连市政协第八届副主席唐立民

 

唐立民 (1924.62013.1),男,汉族,河北省秦皇岛市人,祖籍广东省中山县,九三学社社员,中共党员。固体力学专家与教育家。1946年毕业于天津工商学院土木系。19488月留学美国密歇根大学,获结构力学和数理统计双硕士学位。19511月回国后,长期致力于弹性力学和计算力学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是我国最早研究和推广有限元方法的学者之一。先后担任政协第七、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第五、第六届人大代表;九三学社第八届、九届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九三学社辽宁省第一届、二届、三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政协大连市第八届委员会副主席;九三学社大连市第六届、七届委员会主任委员。

----------------------------------------

◎  齐朝晖  刘迎曦  李巍

拳拳赤子心,殷殷爱国情 

唐立民教授19246月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父亲唐溥为人正直清廉,身怀实业救国理想,解放前任开滦矿务局工程师,解放后任秦皇岛港务局副总工程师,曾作为劳动模范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唐教授曾经回忆说,在他读小学二年级时,“9.18”事变爆发,受时局和父亲的影响,少年时期的他虽然当时还不能完全了解领土被外国人侵占意味着什么,但眼见外国人在我们的土地上耀武扬威,激发了他发奋读书振兴中华,誓把侵略者赶出去的强烈愿望。十四岁的时候,他就跟着表兄在天津自发地参加了抗日活动。

1946年,唐立民教授毕业于天津工商学院(现天津大学)土木系,随后在唐山工学院(现西南交通大学)土木系任教。经高镜瀛教授推荐,19488月到美国密歇根大学留学。他一边参加科研工作,一边刻苦求学,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就获得了土木系结构力学和数学系数理统计两个硕士学位。与此同时,他还积极参加了进步组织“中国留美科学工作者协会”,关心着祖国的解放斗争,并成为这个组织在密歇根大学的负责人。1951年初,他满怀热情地回到祖国怀抱,成为建国后第一批回国的爱国知识分子。回国后,唐立民教授被安排在国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计划局重工业规划处任职,参加了广东省恩平县的土改工作。1952年调至上海航务学院和大连海运学院任教。1953年至2013年,唐立民教授一直在大连理工大学,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回首当年,唐立民教授曾表示:“回国这一决定我至今不后悔,因为我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为祖国富强做出贡献”。

 

孜孜钻科研,不倦为学问

唐立民教授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一直坚持力学理论的科研工作,从事工程科技中力学问题的基本理论和计算求解方法的研究,唐立民教授在计算力学中最重要的贡献是创造性地提出了“多变量拟协调元理论”。其成名之作是将二维多连通区域的复变函数理论推广到三维弹性力学问题的求解。

唐立民教授研究弹性力学的复变函数法,当时是国际学术界公认为是经典难题。唐立民教授以三峡水坝输水孔这个重大工程实际问题为背景,开展了该理论研究。他创造性地采用了每个孔中一个奇点的多奇点函数,互相联系又各个击破逼近的方法,用统一的模式解决了平面多连通域中的边值问题,突破了复变函数在力学应用中的局限性,对于克服弹性理论复变函数方法发展中的障碍具有重大意义。其代表作《弹性平面上相邻几个圆孔的应力分析》被推选为全国代表性科技成果,发表在1959年《科学记录》庆祝建国10周年专刊上。随后不久,他又将这种方法成功地推广到非圆孔多连通区域中,并由钱令希教授撰文,作为中国力学代表性研究成果之一,在由美国和苏联两国科学院发起,采用英俄两种文字出版的《连续体力学问题》论文集,在苏联科学院为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穆氏组织的六十寿辰庆祝会上予以介绍。唐先生的工作受到高度重视。

1963年,唐立民教授完成了《三维弹性问题的复变函数方法》的研究,成果发表于《中国科学》。这项研究成果不仅在理论上富有创造性,而且在应用上也具有广泛的前景。该文被收录在著名力学家Gurtin的《Linear Elasticity》文献综述中。

唐立民教授在学术研究上具有极其敏锐的洞察力,60 年代初期国际电子计算机技术日趋成熟,冲击了传统的力学、数学研究方法,唐教授不失时机地带领他的学生和助手们开展了计算力学数值方法相关新学科的研究。

1973年,唐立民教授提出的“离散算子法”把有限元法和有限差分法统一起来,使经典差分法发展为更一般的数值计算方法,成功地用来求解一些复杂的工程问题。作为离散算子法的应用,他采用不规则网格求解了运动方程为四阶微分方程的板的各种力学问题,被美国《数学文摘》作为最新研究进展引用。1978年,又创造性地提出并系统地研究了“多变量拟协调元理论”,在有限元法的发展历程中作出重要贡献,为我国在该领域争得了一席之地。拟协调元法发表后,国外学者称之为“杰出的……成功地用统一框架统一了协调、非协调和杂交元”。卞学璜(原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教授,美国工程科学院院士)曾在一系列文章中予以引用,并编入高年级研究生的教材,其章节题目为“大连工学院唐立民教授提出的拟协调元”。

唐立民教授及其课题组成员发表了有关拟协调元的论文近30余篇。这些原创性的工作引起了国内外同行的瞩目,对于中国在国际有限元界赢得一席之地、推动国内有限元法的深入研究和应用,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为此,国家授予该成果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四等奖,国家教委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唐立民教授本人还获得1990年国家教委全国高校科技先进工作者称号,被聘为国际杂志《有限元分析和设计》和《计算力学》的编委。

 

学高为师,桃李满天下 

唐立民教授不仅是位卓越的科学家,而且还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他和钱令希教授一起创办了大连理工大学的力学专业。在他们的带领下,这个专业在学术上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还造就了一支结构合理、素质良好的教学科研队伍。

唐立民教授的研究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校长程耿东曾在唐老过世后写过专门的纪念文章,他在文章中写到:“唐先生的学者风度和爱国情结给我和他的学生、助手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他对学生指导的特点是比较宏观、着重创新,留给学生们很大的自由发展空间。在和学生或助手的讨论会上,唐先生在听完他们冗长的汇报后,经常会问:如果让你讲三分钟,你能如何简要地概括自已的工作,有哪些是新意。唐先生这样的要求实际上就是强调研究工作者要有自己创新的思想。”他在讲解专业问题时,清晰透彻,深入浅出,深受学生们的爱戴。作为他的学生或助手更能从他的教诲中受益匪浅。对青年学生,他不仅业务上严格要求,对他们的思想和身心健康发展更是十分关心。他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全面关心学生是教师的天职》一文,就是他多年来培养学生的工作总结,也是他教书育人实践的真实写照。他常告诫学生,不要陷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狭隘视野,要努力从更广泛的背景中看待所研究的问题;博览群书的同时要活学活用,要有自己的见解;他曾做过这样的比喻:一个学者应当像一个合格的战场指挥员一样,既能打按部就班的阵地战,也能打灵活机动的伞兵战。多年过去了,很多当年的学生自己也开始指导学生了,对这些教诲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至今仍记忆犹新。

在培养学生的过程中,他还鼓励学生博览群书,从各个领域汲取知识,陶冶情操,开阔视野。他在这方面也起到了很好的榜样作用。他对历史、文学、艺术等各方面知识都有广泛的兴趣。大学期间,他不仅学业优秀,同时还是学院管弦乐队的队长兼首席小提琴手。1982年,他还为学生做了一场音乐欣赏讲座。

唐立民教授从自身的成长经历中,深刻认识到爱国主义教育在人才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1980年,他在大连电台对青年学生的一次谈话中,就明确提出:爱国主义应当是思想教育的重要内容。不久之后,大连理工大学开始将思想品德教育列入教学计划。他为此做了大量工作,曾多次举办思想品德讲座,结合个人经历和中国历史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教育。由于他热爱生活,知识广博,循循善诱,对国内外的经典信手拈来,从而得到学生们的热烈响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他在生活中平易近人、工作中作风民主、学术上治学严谨、力求创新,深受广大师生敬重。20096月,大连理工大学60周年校庆之际,85岁的唐立民教授被评为大连理工大学功勋教师。

 

德高为范,参政议政忙

唐立民教授1956年加入九三学社,历任政协大连市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大连市委员会主任委员。他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积极开展社会活动,努力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认真学习党的统一战线理论。倾听群众的意见和建议,积极反映社情民意。在九三学社的领导岗位上,团结和带动了一大批知识分子,为祖国的统一战线,为大连经济社会发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唐立民教授倾心于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振兴,他出席过很多有关省市经济建设和政治协商的会议,他每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回来,都要受邀多次传达大会的精神,他以对党、对社会主义的感情,用亲身的感受,用富有启迪的语言使听者倍受教育,久久不能忘怀。许多九三社员对他的评价是:“我们爱听唐教授的讲话,因为他的讲话不是套话,而是富有情感、富有人文韵味的肺腑之言。”

 

老骥伏枥,永远中国梦

20世纪90年代末期,唐教授虽已70高龄,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始终充满朝气和活力。他不仅倡导和鼓励青年学者开展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的研究,自己也身先士卒。他开始了一项综合性更强的研究工作——弹性力学反问题这一新的研究方向。这是一项难度较大、又有广阔应用前景的课题。经过5年的研究工作取得了很多成果。1989年在大连市科委的主持下,对研究工作进行了鉴定,得到了充分肯定。2009年大连理工大学60周年校庆前夕, 85周岁的唐立民教授还为运载学部的师生们做了一场精彩的“有限元法的误区和修正”的学术报告。这是他最近几年潜心科研,站在国际力学前沿,首次提出的新的研究成果,师生们无不折服于他的博学、折服于他对科学事业的毕生探索精神。

在唐立民教授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仍坚持做科研工作,讨论拟协调有限元等课题,但毕竟已是高龄,打字、查找文献等方面有诸多不便,学院便安排两个学生做唐教授的助手。从2009年夏天开始,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唐立民教授指导这两个学生,主要进行由他开创的拟协调有限元方面的课题研究。学生们定期去拜访唐教授,共同讨论问题,很少有间断。

两位学生回忆到:和唐立民先生一起工作是非常愉快的。先生的科研功力让我们敬佩不已。先生虽然已经85有余的高龄,却仍可以从白纸开始,不用参考书,手写进行公式推导,推满两大页公式。判断力尤其敏锐,在没有进行详细公式推导之前,对最终结果往往有了一个大概正确的预判。我们在科研工作中出现的隐晦的错误,唐教授也可以敏锐地看出。

唐立民教授曾在《我的中国梦》中写到,梦,就是理想。如今,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我的中国梦已经实现了。我为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而高兴,我为我跟随中国共产党,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而感到自豪。虽然我退下来已经20多年了,但我一直在关注着科研领域、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关注着党的统战工作。记得有句诗说得好:“老夫喜做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我将继续为我国的科研事业、多党合作事业,为党的统战工作竭尽全力,发挥余热。

2013116日,唐立民先生因病溘然长逝,享年89岁。唐教授在临终之际,一心所念的,除了他未竟的科研工作,就是千叮万嘱家人,不要搞任何形式的遗体告别仪式。按照唐教授的遗愿,最终只摆设了一个简单的灵堂,唐老的一生,正如挽联上所书:学界伟师,桃李遍九州;科坛英杰,功业传千古。

(感谢陈万吉,程耿东,胡平,夏阳,张鸿庆,朱菊芬,大连茂斋老架太极拳社供稿)

 

1996528日,唐立民(右三)在九三学社大连市委七届九次全委(扩大)会上。

 

19911222日, 唐立民(右三)在九三学社大连市委六届十五次全委会上。

 

晚年的唐立民